其中

其中

同时,多位人士也认为,融资租赁也可撬动东莞庞大的民间财富。“东莞今年存款总量达万亿,乐观估计也就6000-7000亿流向了实体经济。”倪凌说,融资租赁为民间财富流向实体经济探索了一种更能发挥杠杆效应的模式。比如民间资本可投资融资租赁公司,一定的收益可划分成几万甚至几十万份,每份按一定的价格向合格的投资者转让。

“在东莞大力实施机器换人以前,东莞每年实际发生的融资租赁交易额还不足5000万元,市场渗透率更低至0.1%,都大大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倪凌说,东莞融资租赁市场很大,尤其是五大支柱产业及四个特色产业的机器换人和产业转型升级催生了巨大的市场需求。

截至2014年底,东联融资租赁公司的融资租赁合同余额达10亿元。据东联融资租赁公司总经理倪凌介绍,目前东联公司每年盈利高达30%,预计今年超过10亿没问题。

目前,东莞有三家融资租赁公司抢滩机器换人市场。业内人士表示,这远远不够,在东莞,融资租赁市场渗透率很低,发展空间很大,需要更多的竞争者参与其中。

“东莞对融资租赁的需求比任何一个地级市都大。”倪凌说,大多数中小企业面临着设备更新和技术改造,是融资租赁最大的市场。“东莞现在每年融资租赁市场规模在50亿-60亿之间,随着产业转型升级的推进,市场容量也会得到更大的释放。”

在发达国家,融资租赁与银行业并驾齐驱,三分之一的投资均通过融资租赁完成。根据欧美国家和日韩经验,融资租赁被视为“机器换人”的标准配置,可以说没有融资租赁这一资本运作,“机器换人”无法规模化展开。

另据官方数据统计,截至今年2月,东莞仅有三家融资租赁公司抢滩“机器换人”市场,包括东联融资租赁公司、广东融通融资租赁公司、广东合生创富融资租赁有限公司。近半年来,也有一两个来自广州或佛山的融资租赁公司在东莞设立了办事处。

“在我们接触的传统制造业客户的过程中,可以深切感受到实体经济的困难。”李雪军说,“传统企业日子虽然不好过,但大量低端劳动密集型的中小型制造企业遭到淘汰,有能力创新活下来的企业都在大力实施机器换人。”而融资租赁又进一步让中小企业对“机器换人”的更新换代拥有了主动权,充实和带动实体经济的发展。

随着东莞制造2025的大力推进,东莞控股加码融资租赁业务,从今年4月披露定增预案,募集14亿元全部用于对旗下全资子公司--广东融通融资租赁公司的增资,今年8月,定增募资方案已获广东省国资委批复同意,现正等待中国证监会的核准。目前,融通公司正与多个政府部门对接,服务实体经济和产业转型升级。

“我们希望更多的竞争者能进入东莞发展。”李雪军说,“东莞融资租赁市场还非常不成熟。”更多的竞争者进来,才能加速行业健康发展,优化和贯通智能装备制造业产业链条。同时也希望东莞能创新手段,解决目前融资租赁在税收、产权登记、征信信息等方面的不完善,为融资租赁在东莞的发展提供土壤。

据最新数据统计,自2014年9月实施机器换人以来,至今年9月底,东莞申报“机器换人”专项资金的622个有效项目,总投资达53.2亿元,其中,电子信息制造业、电气机械及设备制造业两个支柱产业项目最多,约占总数33%、37%;特色产业中以包装印刷业项目最多,约占6%。今年1-8月全市工业技改完成投资额134.98亿元,同比增长217.1%,连续保持快速增长。

“与传统的融资租赁只提供设备的中介或租借行为不同,现代融资租赁业融合了金融供应链服务。”广东融通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总经理李雪军说,融资租赁具有融资和融物的双重特点,融资租赁一头连接着制造企业一头连接着设备供应商。因此,融资租赁已成为金融与实体经济的纽带,对促进东莞装备制造业发展、企业主动技术升级改造、应对经济下行压力等均有重要作用。

据统计,在宏观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增加的2014年,我国融资租赁行业规模达3万亿,同比增速达50%。越来越多的企业已开始将融资租赁业务纳入产业链条中提升应对危机的能力。

阅读次数:
 

上一篇:破坏的是物种之间自然的隔离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